返回列表 发帖

岳飞命终落入鬼道



       朱镜宙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道德学问都非常好。早年修行,有相当功夫。到台湾后,发心印佛经,成立台湾印经处。临终时预知时至,在雪公李炳南老居士的助念下,瑞相往生。


生前,朱老居士有讲:在宣统三年,也即民国前一年的时候,他还年轻,住在浙江温州乡下。邻村有个举人,是前清中举的。家境还不错,是个独生子,所以中举后没有做官,在家娶妻生子,持奉父母。


  一天睡午觉,做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梦。梦到有人敲门,就起身开门。一看,并不认识,是个当差的,军人打扮,送上一封信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这个人?”


他一看,是自己的名字,就说:“没错,这是我的名字”。那军人说:“我们大将军请你去一趟”。他想自己虽然中了举人,但与官府没有往来,武官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于是就说:“你们是不是把名字搞错了?也许同名同姓啊!” 这个军差不分青红皂白地说:“既然名字都对,就请上马吧!” 硬是让他骑上马,如飞一般到了一个地方。见许多人在交头接耳的谈论些什么,他就上去打听将军是谁?有人告诉他:“岳飞”。


  他一想,不得了,岳飞是宋朝人,那我不是死了?过一会,岳飞升帐召见,讲准备北上讨伐金兵,请他做文案工作。他心里一想就说:“不行,我家里父母年岁大了,妻子还年轻,儿子很小,不能离开啊!” 岳飞告诉他:“我们离出兵还有三个月,我可以放你回去,你好好的去安家,三个月后我再派人来请你。” 于是把他送回来,他也就从梦中醒来。

  他将这个梦告诉了父母,父母说:“这是做梦嘛!哪里是真的啊!” 但是他自己觉得这个梦跟平常不一样。他相信三个月后岳飞一定派小鬼来接他。于是在随后的三个月中就处理家事,也处理后事。

  约定的时间到了,他通知了很多亲戚朋友。朱镜宙居士也去了,当时年轻,好奇心重,活生生的一个人,又不生病,看你怎么个死法?

  那一天,举人宴请宾客好几桌,饭后到自己房里,门窗都打开了,他梳洗得整整齐齐,穿了干净衣服,躺在床上,亲朋好友也都在房里。没多久,他就告诉父亲说:“岳飞派来的那个人在门口,我已经看到了。” 当时在场的别人都看不到。


  父亲很不高兴,在那里骂:“我只有一个儿子,养老都靠他,怎么可以叫他走。” 最后还是举人自己说:“人总有一死,死了能够追随岳飞,也算是一桩很光荣的事情。算了,让我去吧!” 他父亲哼了一声:“好吧!就算了。” 他父亲一答应,他就断气了。

  岳飞是民族英雄,功业永垂不朽,为什么不能升天?为什么不能转世做人而竟然落在鬼道?读了佛经,这才恍然大悟。《楞严经》中讲:“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则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 岳飞念念不忘杀金兵,杀心没断,是故落在鬼道。


转智悲佛网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朱镜宙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

朱镜宙(1889~1985)浙江乐清人,字铎民,辛亥志士

著名南洋华侨史专家、著名民国报人。国民党政府搬迁前,曾历任军政及新闻界要职。

来台后,潜心学佛及致力弘法,民国三十八年(1949)创办台湾印经处,以流通佛书。

著有五乘佛法与中国文化、读经札记、梦痕记、咏莪堂文录六卷、思过斋丛话十卷等多种。1985年10月逝世,享年九十七。

1953年,我(净空法师)初接触佛法时,好友叶会西先生看到我研究佛学,有一天他来告诉我,他有位同乡对佛学有很深的造诣,问我愿不愿意认识他,可以向他请教。我很乐意,于是他就为我介绍认识朱镜宙老居士。

老居士当时已经七十岁,我才二十六岁,他把我当作小朋友看待。他创办“台湾印经处”,当时台湾的经书非常缺乏,全省印经、流通佛书只有三家。在台北就是老居士办的印经处不定期出书,台中有瑞成书局,和台南的庆芳书局。

佛书的种类、数量都很少,所以经书相当不容易得到。朱老居士对我非常爱护,凡是台湾印经处出版的书,他都送给我一本。我对他非常感谢,也常向他请教。

以后我辞去工作,老居士为我介绍认识忏云法师与李炳南老居士。

这是我学佛的一段很深的因缘。

-----净空法师

岳飞在鬼道当鬼王

朱老居士又讲了一桩事,发生于清朝末年(一九一一年初)。

当时他住在家乡(浙江温州),邻村有一位举人,是个独生子,家境也不错,所以中举之后他没有作官,在家中侍奉父母。

此人很孝顺,地方上对他都很尊敬。

有一天他午睡时,忽然有人喊门,他就起来了(实际上他是作梦,但是梦中境界太清楚了,不像一般作梦迷迷糊糊地,与真实的境界完全一样)。

当他开门之后,看到两位差人牵着马,手中拿着一封信,问他此地有没有这个人。他一看信封上是自己的名字,便说,这就是我!当差的一听很高兴,说我们大将军请你去谈谈。

他一想不对,自己一生与官场没有交往,尤其与武官更没有往来,于是他说是不是搞错了,也许是同名同姓的。

这两位差役不由分说,既然名字没错,你就跟我们去一趟,于是拉拉扯扯请他上马,他也无法拒绝。

上马之后,他感觉马不是在地上跑,像在空中飞行。

不多久到了一个地方,有很多人在那里交头接耳,好像在讨论什么,似乎是很重要的大事;

于是他向旁边的人打听大将军是谁,人家告诉他说是岳飞。

他一听,觉得不好了,岳飞是宋朝人,他找我,我岂不是死了?他非常恐惧,说这不行,我家里父母年岁已大,太太还年轻,孩子年纪很小,我决不能死!

不久岳飞升殿,见到他很欢喜,慕名已久,知道他是孝子,道德、文章都很好,特别聘请他入幕府,担任幕僚工作。

岳飞是国人敬仰的民族英雄,他此时确是受宠若惊。他向岳飞报告说,家中尚有老小,不能离开。

岳飞说,我不是现在就要你来,我们正在筹画北伐金兵,大约六个月后才征召你,目前你还可以回去处理后事。

他是个读书人,想想人终归一死,若死后能追随民族英雄岳飞也很不错,所以就答应了。

再由带他来的两个小鬼送他回家,他就梦醒了!于是他告诉父母家人,说什么时候要死。他的父亲一听,说他年纪轻轻怎么说鬼话?

他说不是的,这个梦不是普通的梦,境界跟真的完全一样,不能把它当作一般的梦境看待,因此就准备办后事。

半年之后,约定的期限到了,他就跟父亲讲自己要走了。此事传遍乡里,朱居士也听说了,感到很好奇,这位年轻的举人,又没生病,看他怎么走法。

走的那一天,很多亲戚朋友都到他家,他也接待宾客,跟大家辞行。时候将至,他躺在床上,他的父亲很不高兴的在房里骂,“我只有这一个儿子,你走了,我孤苦零丁,还有妻子儿女如之奈何……”。

时候到了,他就跟父亲讲,接我的人来了(其他人看不见),他们已经在门口了。最后他劝父亲,人终归一死,而我死后,你们知道我追随岳大将军,也是难得的事;

并且这种事也得罪不得,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更没有意思,不如让我走好了。

最后,他父亲叹了口气说,好吧,你走吧!这句话才说完,他就断气了,也就是他父亲同意,他就走了。

这桩事大约过了半年,武昌起义(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革命军推翻满清。

朱老和他们才晓得世间还没打仗,半年前,鬼道已经先发动北伐金人;金人就是满清。

这桩事是他亲眼见到的,好好的人,一点事也没有,说走就走,证明确实有鬼道。

朱老居士以后学佛才晓得岳飞还在鬼道当鬼王,由于他一念嗔心未断,虽然尽忠报国,还落到鬼道作鬼王。

所以,学佛之后就晓得因果可畏,不能生天,不能脱离六道轮回,去作鬼王了。

-----净空法师



东岳大帝的判官

近代国学大师和革命家章太炎先生(1869~1936),在其中年时期,曾有数月时间,于梦中到阴曹地府当判官,审理阴间的官司。

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有三国曹魏的征西将军夏侯玄、北宋的名臣和诗人梅尧臣、明代的大学士王鏊,另外还有欧洲人和印度人。

其中章太炎和王鏊负责审理东亚的案件。

章太炎在给近代高僧黄宗仰的信里曾提及此事,现将其信中的相关内容摘录如上:

录自《章太炎书信集》:



章太炎因为得罪袁世凯而入狱;怎么会得罪袁世凯而入狱?

章太炎说袁世凯不值得我骂,就是不肯骂袁世凯,袁世凯很生气,就把章太炎关进监牢里。总也没有什么大罪名,于是关了一个月便放出来。

出狱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觉,梦见两个小鬼抬著一顶轿子,说东岳大帝请他,他就上了轿。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没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那儿。

中国大陆有五岳,东岳管五个省,可见这是大鬼王。东岳大帝聘请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

但是他是活人,于是请他晚上上班,天亮时就送他回来。

他说中国、外国都有阴间,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没有隔阂,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

但是不见阳光,天永远是灰蒙蒙的,好像永远是夜间浓雾的样子。

有一次他忽然想到,阴间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可不可以废除?东岳大帝听了笑笑,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给他看,他却看不到。

他是学佛的,于是恍然大悟,鬼道地狱乃贪嗔变化所现,就如(地藏经)所说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萨,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

他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是由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阎罗王也无可奈何。

一个多月以后,他用黄纸写了一份辞呈,然后把它烧掉,从此以后那两个小鬼不再来接他了。

三个月前的生死簿

朱镜宙老居士,他曾经告诉净空老法师: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银行任经理,通常闲暇时,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

其中有一位是走阴差的,也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他的职位并不高,是负责传递公文,替苏州都城隍当差。(在阴间上海的城隍,归苏州都城隍管辖)

他说,有一天上海的城隍庙送来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那些人,结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个字的。隔天大家闲谈,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国人名字最多四个字(复姓的)怎么想也想不通。

三个月后,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来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

从这里就晓得‘生死有命’,即使战争阵亡的人,三个月前,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这就说明了一般认为战争中横死的,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皆是注定的,确实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问:先生早年曾经作过阴间的判官,是不是?

答:是的。世间的人听到这些事都很好奇,可是在我看来,都是些平常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答:是光绪庚子(一九○○)年间发生的事,当时我十九岁。

问:您所担任的是什么职务,属谁管辖,有几个职员?

答:属东岳大帝管辖,可是我一直都没见到东岳大帝,仅仅在判案后将结果上报而已。我当时担任分庭庭长,另有陪审员四人,其他办事的小鬼很多,不计其数。

问:您担任阴间判官多长时间,每天都去吗?管辖哪些地方?

答:前后四五年,每天都去,管辖华北五省。

问:阴间为什么请您做判官?

答:我也曾经托同事问其原因,据说:我几世前曾经作过阴间的判官,宿世的因缘所牵引,所以这世又作了阴间的判官。

问:阴曹地府有法律吗?先生没有学习过阴间的法律怎么能判断无误呢?

答:好像没有看到有什么规定、法律,只是根据案情进行判决,自能掌握案件的关键处,根本不需要经过考虑。

问:您所管的是哪些案件?

答:我管的是人死后十个月以内的善恶案件,超过这个时间的就属于其他人管了。

问:曾经见过阎罗王吗?

答:没有见过。

问:人的善恶,鬼神怎么能全都清楚,并且完整纪录呢?

答:鬼神能看见人见不到的东西,听见人听不到的声音,人的种种思想行为,鬼神全都能一目了然,毫无遗漏的记录下来。另外鬼神能透过看人头顶上红黄白黑等光,而知道这个人行为思想的善恶。

问:犯罪的鬼也有狡辩的吗?

答:非常多,犯罪的鬼对他所犯的罪也一定极力狡辩,等到出示确凿的证据,才低头认罪。

我曾经审判一个鬼,作恶多端,这个人生前表面修善,暗地里造恶,对他所犯的罪,极力否认。我看他罪案堆积如山,证据确凿,想立即判刑,没想到这个鬼忽然口诵《金刚经》,左右陪审者看到他头顶上出现红光,急忙请我停止审判。

我怀疑左右收受贿赂徇私,仍然准备判刑,可是那个鬼不断的诵经,左右极力请我肃立。

我说:「我身为判官,怎么能向罪犯肃立?」

左右说:「不是这个意思。这个鬼头顶上现出佛光,审讯他就是亵渎不敬,不如停审。」

我当时见他们垂手肃立,看起来非常恭敬,因此问他们:「此案如何办理?

他们说:「不如判他投生人胎几次,使他不能忆念《金刚经》的时候,再判他罪。」

我说:「让他投生人胎,那岂不是便宜他了?并且投胎几次,那么受苦报就要在几百年以后,岂不就延后了他的受报?」

左右说:「让他投生为刚出生就死了的胎儿,几年就有几世了,因为他造业有造业的果报,诵经有诵经的功德,二者都不能随便消除,将来分别受报,不会有丝毫差错。」

我于是同意了。

问:人死以后,他的神志是迷迷糊糊彷佛在梦中,还是清醒如平时?

答:像平时一样清醒。

问:您每天什么时间到阴间去,审案要多长时间?

答:最初在每天晚上,后来白天也能到阴间去,但必须在下午,来去全部是坐轿子,走的很快。审案时间每次几小时,然而遇到复杂的案件,有时要用几天时间,但是这类案件很少。

问:到阴间时您的身体是不是像睡眠一样?

答:去阴间时,身体躺卧在床上,像熟睡一样,不吃不喝,也不觉得饥渴。有时神识正在阴间的时候,有亲朋好友忽然来了,又不便告诉他们我在阴间审案,于是闭着眼睛与他们说话,像没睡好一样,客人如果问什么事,也可以回答,但是不能向客人发问,也不记得与客人讲了哪些话。

问:由阴间回到人世间,是不是感到精神疲倦?

答:精神稍微有些疲倦,像没有睡好一样。

问:阴间也也喝水吃饭这些事吗?

答:有。但不许我喝水吃饭。

问:阴间官服什么样式?它的公文样式和办理程式是怎样的?

答:我当阴间判官时,还在清朝末年,所以阴间官服、公文样式和办理的程序方式,都和满清没有差别;但是到民国以后,恐怕又改变成遵循新的制度了。

问:阴间判官有工资吗?

答:有。但是对人毫无用处,所以我没有领取。

问:阴间刑罚有多少种类?

答:阴间刑罚种类非常多,比人世间残忍严酷百倍,以现在人看,一定会认为阴间刑罚非常残酷。然而从我所经历的来看,人类宁可在人世间受刑,切不可在阴间受刑。人世间受刑,受刑完了就结束了,阴间则受刑后还要再受刑,譬如在人世间杀害十条人命,受罪只不过死一次,阴间则必须用刑十次,刑满后再判他转生十世,全是被人杀死;

至于锯解、碓磨、刀山、油锅等刑罚,全是真有的,造恶的果报,是如此的可怕。

问:阴间最重视的是哪种德行?最恨的是哪种罪业?

答:阴间最重视的德行是,男的忠诚报国,孝顺父母,女的贞洁守节,孝顺父母,这两种人虽有其他罪业,也必能减轻刑罚。

阴间最恨的是邪淫、杀生两种罪业,杀生比邪淫罪恶还要重,如果因为邪淫而杀人害命,则是两罪全犯,罪加一等。

古人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实在不是假话呀。

问:阴间既然没有成文法律,那么罪轻罪重,如何衡量?

答:这要看他犯罪的动机和所产生的结果,衡量情节、依据道理来判定罪刑轻重。

现在用盗窃来作比喻,如果盗窃的人是迫于生计,不是将盗窃的钱财乱用;或者被盗窃的是一个富人,盗窃数量不大,对于富人的生计并没有影响,富人对这些钱财也不是很痛惜;又或者所盗窃的是将要花在吃喝嫖赌等不正当地方的钱财,那么盗窃的罪就比较轻。

万一富人被盗窃,使奴婢仆人受到责罚,以致奴仆气愤自杀;或是贫穷人买米买药的钱,因为失窃而导致饿死或病死;或被盗之人被迫与窃贼发生打斗,导致杀人害命,那么案情就非常严重,不能以寻常盗窃案来对待了。

问:阴间审判犯罪应负的刑责,有没有错误的情形?

答:不会。阴曹地府对于犯人的罪状都早有精确谨慎的调查,证据确凿,因此审判非常的公允,从来没有审判错误的事。

问:我们一天之中,一生之内,念起念灭不知道有多少,是善是恶即使自己也不能全都记得,阴间官吏记录人的功过,纤毫必录,怎么就不嫌麻烦呢?

答:人的思想,念起念灭,做过就忘了,像空中的鸟飞过的痕迹,水面的泡沫,影响不大的,那么阴曹也不予记载。如果一心专注,念念不忘,虽然没有付诸行动,也是有功过被记录的;如果由想法付诸行动,那么功过就更加明显了。

问:大修行人死后也要到阴曹地府听候审判吗?

答:阴曹地府所管辖的都是受业力支配的人,或者平凡庸俗没有大善大恶的人,如果是大修行人的话,死后立即生佛国、生天界,不需经过阴曹地府,像这样的人地府冥册没有名字,无从审判。

或者生天稍缓,还要经过阴曹的人,阴间官吏一般起座迎接,他们的魂魄越走越高,像步上云梯一样,等到靠近庭内几案时就到屋脊那么高了。像这样的人点名一到,就立即登天界,也无从拘提监禁的。

问:阴曹也有外国人吗?如果有外国人,那怎么通晓彼此的语言呢?如果没有外国人,那么外国人死后归什么地方审判呢?

答:我作阴曹判官正值庚子年,八国联军攻破北京之后,中外军民死的非常多,阴曹曾看到少数的外国人到案。

阴曹中也有能够通达他们语言的,也曾经受理过一个死难的提督名叫XXX,也有忠诚保卫国家慷慨捐躯的,我亲眼见到他们都直接升天界,没有经过提审。

中国阴曹地府况且不止一处,那欧美各国也可推知另外有阴曹地府才合乎情理啊!

问:阴曹地府为什么经常用阳世的人作阴间差役呢?

答:因为富贵的人,他们家宅常有众多神灵守护,他们身边供差遣的侍者又多是年轻力壮,阳气旺盛,因此鬼使不能靠近他们的病床。

比如部队将领病死军营之中,他的四周警卫森严,枪炮林立,军营中士兵,又都是少年,阳气旺盛如同蒸烤,鬼使不能够靠近,就必须用生者的魂魄作差役拘捕他,才能够到案。

问:被刀杀害和其他惨死的鬼魂,身首不全,他们的灵魂和平常病死的鬼有什么差别吗?

答:他们的灵魂身首是完整的,和普通的鬼没有差别,只是脸面让人感觉稍微模糊,并且受伤的部位带有血迹,而且容貌悲伤凄惨,像是很痛苦的模样。

问:鬼也有灭亡消失的时候吗?

答:有。我所见过年代最久的鬼,大概远至宋、元朝为止,至于唐代以前的鬼绝对没有见过。可能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早就消失灭绝了;除非成佛,否则不能够万古长存啊!

问:人从年幼到年老容貌是逐渐变化的,鬼的容貌是否也逐年衰老呢?

答:鬼的容貌和他病死的时候一样,好像不会因为年岁渐长而衰老。

问:阴间也有白昼黑夜和日月星辰吗?

答:阴间也有白天晚上,和阳世间相同,只不过绝对看不到日月星辰,阴间的情形和四川的大雾和华北的沙尘暴天气差不多,不像阳世这样的明亮。

还有每天早上八点以后到中午十一点止,鬼畏惧阳气弥漫灼热,都躲藏到阴暗的地方,午后外出的才逐渐增多。

问:阴间也有春夏秋冬四季吗?

答:有的。只是夏天没有阳世间这样的热,冬天则比阳世间还要冷。

问:阴间是不是同样有饮食呢?阳间人们所化的纸钱,阴间能够受用吗?

答:阴间也有饮食的,他们所食用的蔬菜也有很多种。阳间人们所化的纸钱,他们也可以用来购买物品。

问:佛儒道三教并立,信仰有很大的不同,冥界最尊重的是哪一教呢?

答:对三教都非常尊重,但是最尊重佛教。

问:学佛的人死后生西方极乐世界,学道的人死后生洞天福地,学儒教的人死后会生到什么地方呢?

答:也会生到天界,所修积的功德肯定不会消灭的。

问:先生后来为什么不再做冥官呢?

答:我因为不愿意长久担任这个职务,多次请求辞职,都没有得到允许。后来同事们教我多诵《金刚经》,我就按他们所说的,诵了两千部以上,这种现象就不再发生了。

问:先生在平常的时候也能够见到鬼吗?

答:我在做阴间判官的时候,不论神魂有没有出离身体,都能够看到鬼。民国初年之后,所见到的鬼就少了,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之后,就完全见不到了。

问:在第一次入阴间的时候是怎样通知您的呢?

答:一天晚上在睡梦中,看到一位穿戴着古装衣帽的人,来到我的家里拜访,说有事相求,希望能够帮忙。

我就问:「有什么事情要委托我办理呢?只怕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那个人说:「只要您答应了,不会办不到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意,只是觉得这个人非常的礼貌恭敬,态度诚恳,实在是不好意思推辞,就这样含含糊糊的答应了。这个人看起来很高兴,约定好几天之后就来迎接。

从梦中醒来后,自以为是做梦罢了,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过了四五天,梦中见到的那个人又来了,告诉我说:「前几天承蒙你答应,今天特地准备了车马,专诚诚恳的来迎接你。」我这时看到有一马车,停在门外,就跟着他一起上车。

没多久,就到了个官署,下了车走进去,那个人引我到了旁边的一间房里,坐了一会儿,就请我升堂审案。

提了一个罪犯进来,左右的陪审人员有条有理地说出这个人一生所做罪恶的经过,说完后请我来做出判决。

我说:「我从来就不知道这里的法律条文,怎么敢随便做判决呢?」

左右的人告诉我说:「先生只要诚心的推断估量,觉得怎么样判比较妥当,我们就全部按照你说的办。」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就说:「应该这样处理。」

左右的人就说:「好的」,于是就请我签署判决词,判完后把罪犯押了出去。

也还是用马车送我回家。

问:先生的父母也知道这个事情吗?

答:我在刚开始的时候还保持秘密,不敢声张宣扬,后来父母看我一个人在书房里,却偶有与人谈话的声音,渐渐也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我自从做了冥判之后,经常有幽冥中的朋友往来,只有我能够看得到听得到,别人是不能的,只能听到我所说的。

问:鬼中朋友来的时候也需要用饮食来招待吗?

答:用一杯清茶来招待,已经是非常尽情了

问:幽冥间也有年节假期吗?

答:与阳世间没有什么两样,遇到阴历新年,以及清明、寒食、中元、中秋、冬至等节日,也要放假数天,但是没有星期天。

问:鬼为什么能够变幻身形?

答:所有的鬼都能够变幻,但必须要经过冥司许可。

问:你曾经审判过什么样的重要案件?

答:一切的案件都是很平常的,绝对没有在情理之外的,并且罪状都是很明显的,证据也非常充分确实,从来没有复杂难以判明的情形。

问:你曾经到各处游历过吗?

答:没有。

问:牛头马面是不是真的有呢?

答:都是假面具,那是用来恐吓那些凶恶的鬼魂;如果是良善的鬼魂,就不现这个恶相。

问:鸟兽的鬼魂到了阴府还做鸟兽的形状吗?

答:这是属于另一部分管辖了,我实在是不知道。

问:阴间也有念佛修行的吗?念佛和读诵经典既然有这么殊胜的功德,为什么阴间的鬼不赶快念佛诵经以求超升呢?若有鬼不知道怎么念佛诵经,为什么它不去仿效人间的念诵方式呢?

答:一到阴间做鬼,神智就被自己的业力障碍住了,当然就不知道要念佛和读诵经典;即使我们念佛诵经,它们也看不到、听不见。因此我们修行一定要趁自己未断气之前,死后再要修行就难了。



问:鬼既然能看到我们的世界,能听到我们说话,为什么唯独对于我们念佛修行反而看不见、听不到呢?

答:这是它们自己的业力所导致。您看世间的人,有的是一向就不信佛,有的是饥寒交迫无暇修行,像这样的人对于我们念佛修行,也是如同看不见、听不到一样;

即使偶然间看见了、听到了,却因为五欲六尘的牵绊纠缠,或者生不起信心,或者学佛的志向不坚定,最终还是不肯修行、不肯念佛,这和鬼看不见、听不到人念佛修行又有什么两样呢?



问:鬼说话的声音和人有什么区别?

答:鬼说话的声音尖锐而且短促。

问:从鬼的眼睛看,是人鬼杂居;从人的眼睛看,只看到人间、看不到阴间的情况。那么究竟人和鬼之间的疆界是怎么区分的?

答:似乎有界线,又好像没有,这种情况实在是难以用言语说清楚。

问:活人的魂和死去的鬼,他们的形状和颜色有没有差别?

答:从来没有留意过,当然有点差别。

问:做鬼有什么感受呢?

答:感觉非常苦,因此它们言谈中所流露的,多是悲惨、哀戚。

问:鬼要去投胎的时候,阴间的管理机构有没有教诲,要它们转恶向善?

答:没有,唯独投胎做禽兽时,是不让鬼知情的,一定是幻化出人间男女或者房宇楼阁等景象,让它们乐于入畜生身。

问:天上万里无云,日月普照世间,为什么不能照到阴间?是否是因为有东西挡住了?如果像您说的,阴间和阳间是不同的时空,为什么人和鬼又可以一起行走呢?

答:因为总是有云雾遮蔽着,所以看不到青天白日,但鬼可以到达阳间比较阴暗的地方,特别是在晚上,因此人和鬼又可以一起行走。

问:阴间的管理机构是用哪里的历法?那儿的公文也写有年月日吗?

答:在满清的时候就用满清的历法,公文上所写的年月日和人世间相同。

问:人既然是由鬼投胎转世来的,那么,阴间婚姻所生的新生儿又是什么来投胎的呢?

答:这是人死了以后的剩余之气所投而成。

问:阴间婚姻所生的孩儿,将来能不能投胎转世呢?

答:不能。

问:阴间同样也有风雨霜雪吗?

答:我不曾见过,但是,遇到阳世间风雨霜雪的日子,阴间的鬼也都苦于寒冷,而显出身体蜷缩、心神不安的状态。

问:鬼是否也有应酬以及喜庆吊丧的礼节吗?

答:和阳世间没有两样。

问:烧香燃烛有什么用处呢?

答:燃烛是为了取得光明,烧香则是为了招集思念的亲眷鬼魂,让他们到来。

问:爆竹有什么用处呢?

答:鬼害怕爆竹,是不适宜用的。



问:念佛经有很大的功德,念儒书有没有功德呢?

答:同样有功德。

问:佛教的护法神是韦陀菩萨,道教的护法神是王灵官,儒教是否有护法神呢?

答: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因为儒家不以神道设教,所以没有必要设立护法神。

但是,儒家的经典书籍还是受到鬼神的呵护,这是无庸置疑的。



问:阴间主管所得到的薪金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不是也有钱粮税捐之类项目的收入呢?

答:我曾经向同事们询问过这些问题,他们都嘱咐我不要问,所以不知。



问:人头顶上的光色,什么是善色、什么是恶色呢?

答:人头顶上的光色为红色、白色、huangs,这样的人是心行善良的人;如果是黑色的光,那就是品行恶劣的人。



问:鬼是由人变成的,人又是由鬼投胎而来的,到底世间是先有人还是先有鬼呢?

答:这应该分两方面来说。远古以前,天地混沌初开,淳朴之风还未散失,那时候自然是先有人而后才有鬼;如果就后来的时代说,就是先有鬼,后来才有人了。

问:鬼是不是也能回忆起自己生前妻子儿女呢?

答:是的,鬼也是非常思念自己生前的妻子儿女,只是时间久了就渐渐淡忘了。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