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清凉山志故事(解脱,道义,海云,法照,无著)

清凉山志│解脱和尚见圣传
五台山黛螺顶 2016-03-19








隋•解脱和尚,代州邢氏子,卯岁辞亲,于台山昭果寺披剃。及具戒,从抱腹山志昭禅师,学出世道。昭深器之,一日告众日,解脱禅学冲明,非尔曹所及,勿同常辈令执役也。未几,返昭果,昼诵大乘,夜则禅观。尝予东台麓见草衣比丘,跏跌石上。即前叩首日,欲求文殊,乞为指示。比丘指金莲华。解脱顾之,比丘即失。脱于石畔哀慕顶礼,日夜无息,精苦弥励。久之,于台麓间,再睹比丘,于圆光中现半身。语日,夫解脱者,当求诸己,而由人乎,言讫不见。于是,狂机顿歇,深契无生,得大法喜。即发愿言,我得此法,不应独善,愿与一切含灵共之。说是语已,即入三昧,于三昧中诸佛即为现形,说偈言,诸佛寂灭甚深法,旷劫修行今乃得,汝能开晓此法眼,我等诸佛皆随喜。解脱问日,寂灭之法,若为可说,得教人耶。诸佛报曰,方便智为灯,照见心境界。欲究真法性,一切无所见。州牧请师适州传戒,事毕东归,途中日暮,自念不得烧香供养,蹶躇惭愧。忽闻空中声日,合掌以为华,身为供养具。善心真实香,赞叹香云布。诸佛闻此香,时复来相度。汝今勤精进,终不相疑误。自尔德云弥布,法泽普沾,参玄之士,罔不就焉。得成禅业者十余人。盛化五十余年,后莫知所终。









译文:

隋朝时候,有一位解脱和尚,是代州邢姓人家的子弟,孩提时代就出了家,在五台山昭果寺披剃,受了具足戒,又在抱腹山志昭禅师那儿学禅。

志昭禅师非常的器重他,对他另眼看待。有一天志昭禅师向大众宣布说:“你们听着:解脱对禅学领悟不是你们能及得上的,所以往后劳动性的工作就由你们去做,不必劳动他了。”意思是让解脱有更多的时间参禅打坐,以免寺里的琐务使他分心。







过了一段时间,解脱回到原先剃度的昭果寺,白天诵读大乘经典,到了晚上就禅定观想。

他曾经在五台山的东台山脚下,见到一位草衣比丘在大石头上跏趺而坐,法相十分庄严。他就向前顶礼说:“我想求见文殊菩萨,乞请您指示,文殊菩萨在哪儿呢?”

这比丘就指着金色莲华,解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才一会儿,比丘却失去了踪影。解脱心里明白这位比丘必非常人,就在这大石头边哀慕恳切地顶礼,日夜不息,精勤自励。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位比丘再度在东台山脚下现了身,于圆光中现出了半边的身影,对他说道:“要知道解脱之道,全在自己,求自己就好了,何必求他人呢?”说完这些话就不见了。

于是解脱顿时平息了狂妄的杂念,深深契入了无生法忍的境界,得到甚深法喜,实时发愿说道:“我得此法,不应独善自身,愿与世上一切有情众生,共享此微妙大法。”

发愿毕身入三昧定中,诸佛为他现形说偈:“诸佛寂灭甚深法,旷劫修行今乃得,汝能开晓此法眼,我等诸佛皆随喜。”







解脱就问:“寂灭之法,本来是微妙不可说的,假如可说的话,我能不能将此法教给有缘之人?”

诸佛回答他:“方便智为灯,照见心境界,欲究真法性,一切无所见。”

代州的州牧(官职)请解脱和尚前往代州传戒,传戒完毕在归途中已是傍晚时分,心中忖度着在这荒郊野外实在没有办法烧香供养诸佛菩萨,觉得很惭愧。

忽然听到空中传来了声音说:“合掌以为华,身为供养具;善心真实香,赞叹香云布。诸佛闻此香,时复来相度;汝今勤精进,终不相疑悟。”







从此德云弥布,法泽普沾,凡是参禅悟玄的人,没有不向解脱和尚请益就教的。

解脱和尚度化众生,达五十余年之久,盛名无远弗届。可是后来却失去了他的行踪。




省 思





求人不如求己。现实生活中,这是个实实在在的道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一个人要想走出困境,走向成功,必须坚定自己的信念。“自性众生誓愿度,自性烦恼誓愿断,自性法门誓愿学,自性佛道誓愿成。”烦恼来自于我们的内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诠释了人生的真境界。观察别人,反观自己。自己在哪里?自己自在吗?自己精进吗?自己努力去做了吗?自己明白人生的道理吗?只有明白了自己,才能在人生中有一个真实的自己。处处解脱,处处自在。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清凉山志 │李长者见圣授道传


唐长者李通玄,常游五台,于善住院逢异僧,授以《华严》大旨。将晚,僧取别。长者曰:“天色既暮,师欲何适?”僧指北峰顶,其行飘然,若御风,长者追之不及,至夜,望峰顶,火光亘天,询寺主,主以为野烧。长者念异僧适彼,此必神光,非火也。即曳杖而登,无敢随者。至顶,见火更炽,周方里许,视其中,树紫金幢,见先异僧坐其下,帝冠者,数百围绕,梵音雄朗,其语难解。长者心念,设我投中,得观圣者,烧身无憾,即踊身投入,顿觉清凉,法喜无量。方趋前作礼,奄然忽空。长者即于是处。一坐三日,而后下山,至西谷口,见数童子,眼光外射,天衣飘飘,乘风而过。长者稽首。童子曰:“畴昔之夜,投身于吾师光中者,非子耶?”长者曰:“然。”即问曰:“仁者师为谁耶?”童子曰:“吾师妙德耳。”长者欲挽衣随之。童子曰:“汝宿愿弘经,何得忘却?”言已,杳然飞去。长者自念大士授旨,欲造论,释大经。见此地太寒,遂南徒盂阳之方山,凿岩为龛居之,造论。柏叶和枣作饼如钱,日食七枚,时称枣柏大士,口出光以代烛,常感猛虎驮经,仙童汲水。论成四十卷,及《决疑论》并行于世。开元二十八年春,于方山石室,禅寂而化。

唐朝的李长者,名李通玄。常常朝礼五台,有一次他在善住院遇到一位异僧,教授他华严的大旨趣。天色渐晚,异僧想要离去。李通玄问道:“天色这么晚了,师父要到哪里去?”异僧用手指了指北峰顶,然后飘然而去。他步履轻盈,仿佛乘风驾云一般。李通玄想要追上他已经来不及。

到了夜晚,李通玄远远看到北峰顶上火光烛天。于是他询问寺里的住持,住持认为是野草在燃烧。李通玄心想,刚才异僧去了那里,肯定是神光,不是火光。随后他拄着藤杖去了峰顶,没有人敢与他一同前往。等攀到山顶后,他看到火光更加炽烈。方圆一里左右的地方,他远远地看到其中,树上挂着紫金的幢幡,先前所见的那位奇特的僧人端坐在下面。他的四周围绕着数百位头戴冠帽的人唱诵清净雄朗的梵音,但是李通玄却听不懂他们在诵念什么。

这时他顿生一个念头:“如果我能够投身到他们中间,明晰地觐见到圣者的金身,即使被大火烧死,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想毕,他趋身向前朝着熊熊的火光纵身跃入。火光中却是清凉无比,法喜无量,圣者的庄严法相就在眼前。他刚要向前作礼,忽然什么也没有了。

李通玄就地盘腿坐了下来,一坐就是三天。三天以后,他下得山来,来到了一个叫西谷口的地方,见到有几个孩童眼光外射,穿着天衣,飘飘然乘风而过。他知道这几个孩童必非常人,就向他们稽首作礼。

一孩童说到:“记得先前有一个晚上,投身在家师光圈里面的,莫不是您?”

“是的。”李通玄回答,“但不知令师是谁?”

“家师是妙德文殊啊!”

李通玄连忙弓身谢过,就想跟着这几个孩童一起去参拜文殊圣者。

这时其中一孩童却说:“你的宿世志愿是弘扬经教,怎么可以忘记?”说罢就飞空而去,失去踪影。

李通玄心想,文殊圣者传授的旨意是要我今后用心造论、解释大经,我不应辜负圣者的期许。从此发起了弘扬华严经的志向。

然而这个地方太冷,李通玄于是向南迁徙,去了盂阳的方山。他开凿岩石成龛,居住在里面造论。以柏树叶和枣做成饼大概铜钱般大小,每天吃七枚,当时人们称他为枣柏大士。他疏经时,口中出光代替烛光,曾经感得猛虎驮经,仙童汲水。写论成四十卷,及决疑论并行于世。他在唐开元廿八年春,在房山石室内安然坐化。


省 思

《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伟大的释迦牟尼佛,在定中二十一天所说的一部经典,《华严经》境界深广。所谓不读华严,不知道华严的富贵,不知道佛法的宝藏。能听闻《大方广佛华严经》七个字,前生都不知修积了多少福德,何况亲自见闻、读诵、受持、书写。《华严》大旨,妄尽还源,意思是灭尽一切妄想,心光才能体现,清静无碍,还复本来自性的圆明。佛菩萨利益众生,常常示现,度化有缘。唐朝人李通玄五台山遇到文殊菩萨,妙境少遇,不可思议,真是心诚则灵。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高节见海云传

五台山黛螺顶  2016-03-18




隋•高节,并州人,学语之岁,称南无佛,他语不道。年十七,忽厌尘劳,志求解脱,父母以其不勤业,亦欲舍之。一日辞亲,由代郡人台山,不避虫兽,志人幽深。于北台后谷,见一头陀,苫茅为居,草根木叶以为其食。节见即喜,生难值想,氏跪愿得度脱,随师执侍。僧曰,汝能食我食,而后得度。节即采叶而食,汲泉而饮,居数日,初无厌难,复欲求度。僧曰,能诵法华,而后得度。节经七夕,法华成诵,复欲求度。僧曰,汝能摄念,一坐七日,必当得度。节即饱食木叶,涧漱已,一坐七日。起已,但觉身心轻利,法子受持。师曰,我名海云,汝善受持。节求度不逐,泣拜而去。至氏安,乃询轮所,而往见焉。轮问所来。答曰,弟子自台山来,和尚遗语,今故投师。轮曰,汝和尚名谁。答曰,我师海云。轮大惊曰,海云,即华严经中,善财所参第三知识,非万劫积德,莫能一遇。汝弃此大圣,而来从我,何其误也。节方悟,恨不碎身,遥望五台,犹希再睹。辞轮而返,及至旧处,唯存荒麓焉。


译文:
隋朝有一位名叫高节的人,是并州人氏。小时候当他牙牙学语的年龄时,只知道称念“南无佛”三个字,其它什么话都不说。
“奇怪,这个孩子怎幺别的话一句都不说呢?”
“是啊!我们这孩子的确也太奇怪了。”
他的父母常常这样呢喃着。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间他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了。
“人生实在很苦,没有什么值得快乐的事,真是烦恼重重;要想解脱,恐怕只有离开这个家去修行这一条路了。”他心中想着。
另一方面,他的父母认为自己的孩子这样那样的事情都不想做,世间上的事业好象没有一椿合他胃口似的,当然很替他耽心。
“爹,娘!我想去五台山修行,为了可以得到解脱。”
“孩子!你年事太轻,人也还小,娘实在不放心!”
“娘!我已经十七岁了,都那么高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父母看他小小年纪,有出尘之心,反正不喜世间事业,留在家中无益,况且又苦苦恳求,不如就成全他算了。
“好吧!一个人出门在外,可要多加小心哪!”
就这样,他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双亲,就往目的地五台山出发了。
“无论再艰难险厄,我都要想法子克服它,以达成我求法的志愿。”他心里想着。途中跋涉历经不少险厄,最后来到了北台山后面的一座山谷,见到一位苦行头陀,住的是简陋的茅屋,吃的是草根树叶,日子过得实在清苦。他一见却高兴万分,认为这是很难遇到的一位善知识,“这一位大概是我所要拜的师父了!”
他高兴地长跪在那里,对头陀说:
“请收我做徒弟吧!弟子希望能在您的座下做个侍者,跟着您学佛。”
“你吃得了苦吗?”
“可以的。”
“真的不怕吃苦?”
“是的。”
“好,如果你能习惯吃像我一样简陋的食物,就可以得到解脱。”



就这样他做了苦行头陀非正式的弟子,他以山涧清泉解渴,采取树根叶子充饥,生活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连好多天都不以为苦。
接着他的师父又告诉他:“你能够诵读法华经,才可以得到解脱。”
于是他非常用功地诵读法华经,过了七天,法华经已可以朗朗上口,倒背如流,就再度请求师父教导解脱生死的方法。
“如果你能收摄一切心念,放下万缘,一坐七天,必然能够解脱生死了。”
于是他遵照着师父的指导去做,果然如法七日禅坐,起座以后,但觉身心轻快得很,心中充满了法喜,不过那时候,他仍然是在家人的身份,所以长跪向师父禀告:“师父啊!感谢师父的大法摄受,使我获益不少。但愿师父慈悲,度我出家吧!”
他的意思是要求苦行头陀为他披剃,头陀对他说:“我年纪老了,现在长安正在开戒会传授三坛大戒,那里有一位卧轮禅师,你快点去,可归投在他的座下,让他度你出家好了。”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师父的法号,他就拜问:“您能不能告诉我您的上下德号呢?”
“我的称号是海云,你记住好了。”
高节于是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泣别了这位山中的师父。来到了长安,并打听到卧轮禅师的住处。
卧轮禅师见了他,问道:
“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弟子是从五台山来的。”
“为什么又来这呢?”
“因为受了一位和尚的嘱咐,要我特地前来投靠您求您剃度的。”
“你所说的那位和尚是谁?”
“家师的法号上海下云。”
“你,你说什么?”卧轮禅师一脸诧异的神色。
“上海下云。”他重复一遍。
“海云,就是华严经中所载,当初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所参访的第三位大善知识,不是万劫累积的福德因缘,是不能够见到的。可是你却放弃亲近大圣人的良机,反而来求我,那是何等错误的事情啊!”



这时高节才恍然大悟,回想苦行头陀种种别人所做不到的高风亮节,生活清苦,清心无欲,言行特异,本来就是一位不出世的奇人,是千载难逢的大善知识,这时他恨不得粉身碎骨,再亲近随他学佛。
于是遥往五台山跪拜,希望能够再度见到海云大善知识。可在他赶回从前头陀住过的地方时,哪有什么海云善知识?不过只是看到一片荒山罢了。


省 思



佛法不可思,不可议;心念不可思,不可议。一称南无佛,必定成佛道。依教奉行,诸佛欢喜。依教奉行,不是口头上的承诺,而是脚踏实地的修行。道在哪里?就在平常简单的生活中。大道至简,简单是一心一意的去做事,制心一处,没有办不成的事。用一颗平常的心去做平常的事,没有抱怨,没有疑惑,生活中就会一帆风顺。一即一切,一切皆一,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道理。用心去做事,用心去观察,用心去体悟。依教奉行,心诚则灵。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无著入金刚窟传

五台山黛螺顶  2016-03-21




唐•无著,永嘉董氏子,天姿颖拔,雄毅不群。年十二,依本州龙泉寺猗律师披剃,诵大乘经数万偈。天宝八年,以业优得度。二十一岁,始绍师业。既精毗尼,即诣金陵牛头山忠禅师谘决心要,孜孜禅学,不废寸阴。忠谓著日,汝以聪明之咎,与理斯隔。
若无此咎,且喜痛快。三世诸佛于众生心外无有一法可得。幻翳若除,虚空本净。著于言下,顿开法眼。自是倦游湖海,志慕林泉。大历二年夏,抵清凉山,憩华严寺,跏趺于经楼前,禅寂三日。后夜见白光,自东北来,照无著顶,久而方隐。著但觉身心清凉,得大法喜。凌晨思光来处,东北而行。至楼观谷口,心思圣境,礼数百拜,跏跌小寐。闻叱牛声,惊觉,见一老人,弊巾芋服,牵牛而行,至无著前。著拜问曰,老宿自何来。曰,山中丐粮来。著曰,家居何所。答曰,在此谷中。老人曰,子欲何往。答曰,欲人金刚窟,不得门路。老人曰,且就吾家少息啜茶。无著从之,北行五十步许,抵门阖,老人呼均提,有一童子启扉接牛,老人延元著人。其地平正,净琉璃色,堂舍卧具非世所有。坐次,老人问曰,子从何来。答曰,南方。曰,将得好念珠否。答曰,有粗珠耳。老人曰,请拈出看。无著度珠与老人。老人曰,将你自家的来。著曰,是我所有。老人曰,若是汝有底,争从南方来。童子捧二玻璃盏,盛满酥蜜,一奉无著,一奉老人。老人举盏问著曰,南方有这个么。著云,无。老人云,无这个,将甚么吃茶。著无对。老人复问曰,彼方佛法如何住持。著曰,末法比丘少奉戒律。又问,多少众。著曰,或三百五百。无著却问老人,此问佛法如何住持。老人曰,龙蛇混杂,凡圣交参。又问,多少众。老人曰,前三三与后三三。无著无语。老人复问,常事何业。答曰,般若熏心,不得其要。老人曰,不得是要。又问,汝初出家,志求何事。答曰,欲期佛果。老人曰,初心即得。复问,汝年几何。答,三十一岁。老人曰,福必至矣。今于此地,徐徐而行。无自伤足。吾倦欲眠,汝请归去。著曰,日色将晡,乞留一宿。老人却之曰,汝有两伴,此是执处,故不应住。著曰,我本无伴,亦无恋著。老人曰,汝既无恋,何求住此。既有恋求,岂非伴乎。又曰,汝持衣否。答曰,受具已来,常持衣钵。老人曰,夫沙门无难,不得舍衣,好去。无著拜辞曰,今有所疑,敢问大德,浊世众生善根轻鲜,当何所务即得解脱。老人即为说偈曰,若人静坐一须臾,胜造恒沙七宝塔。宝塔毕竟化为尘,一念静心成正觉。说偈已,令童子送无著出。元著问童子曰,适来主人道,前三三与后三三,是多少数。童子曰,金刚背后的。无著罔措。著揖辞,复问金刚窟所在。童子回指云,这个是般若寺。无著回顾,童子与寺俱失。但见山色苍苍,长林郁郁,悲怆慕恋,彷徨久之。忽睹庆云四布,上有圆光,若悬镜然。多菩萨影隐映于中。及有藻瓶锡杖,莲华狮子之状。著不胜悲喜,移时乃空。无著感慨,遂戚一偈。偈日,廓周沙界圣伽蓝,满目文殊接对谈。言下不知开何印,回头只见旧山岩。说偈已,寻路至华严寺,具述其事,厥后立化于金刚窟前。雪窦题云,千峰盘曲色如蓝,谁谓文殊是对谈。堪笑清凉多少众,前三三与后三三。




译文:
唐朝无著禅师,是浙江永嘉人,董姓。天资不凡,雄毅超群。十二岁时,依本州龙泉寺猗律师披剃,读诵大乘经典数万偈。天宝八年,因学修优异得到朝廷度牒;二十一岁,继承师父道业。  
禅师既已精通戒律,就往南京牛头山忠禅师处参叩禅宗心要,孜孜禅修,不废一寸光阴。忠禅师对无著说:“你过在太聪明,就与禅法隔膜。若无此过,就能痛快契入。三世诸佛,在众生心外,无有一法可得。若除掉虚幻的瑕翳,虚空本来清净。”无著言下顿开法眼,彻悟心地。此后,不再湖海奔波,专慕栖息林泉。  
大历二年夏,到五台山朝礼,住华严寺,在藏经楼前跏趺而坐,禅定三日。某日后夜,见白光自东北方向来,照无著顶,久久方隐去。无著觉身心清凉,得大法喜。凌晨寻思白光照来的方向,朝东北行去。  
到了楼观谷口(今碧山寺西门),心思圣境,拜了数百拜,趺坐小睡休息。忽然听到喝牛的声音,看见一位老人,戴着破旧的头巾,穿着苎麻衣服,牵牛路过无著面前。



无著拜老人并问道:“老丈从哪里来?”  
“山里讨粮食去了。”老人回答说。  
“老丈家住哪里?”无著又问。  
“就在这山谷里面。”老人又答。  
老人问道:“你要去哪里?”  
“想去金刚窟,却找不到门路。”无著回答说。  
“那先到我们家喝杯茶稍微歇息歇息吧。”老人邀请无著道。  
无著跟着老人朝北走了五十步左右,到了门口。老人口里喊“均提!”有一童子应声开门把牛牵过去,老人请无著进去。庭院平正,净琉璃色。屋室卧具,都是世上没有的。
落坐后,老人问无著道:“你从哪里来?”  
回答说:“南方。”  
“带了好念珠吗?”老人问。  
“只有比较粗的念珠。”无著答。  
“请拿给岀来看看。”老人说。  
无著将念珠递给老人,老人却说:“把你自家的拿来。”  
“这是我的念珠。”无著说。  
“若是你自家的,怎么从南方来啊?”老人诘问道。这时,童子端两个玻璃盏,盛满酥蜜,一杯给无著,一杯给老人。



老人举盏问无著说:“南方有这个么?”  
“无。”无著回答。   
“无这个,拿什么吃茶?”老人问道。无著不知如何作答。  
老人又问:“南方的佛法,是怎么主持的?”  
无著答道:“末法时代的比丘,很少有尊奉戒律的。”  
老人又问:“常住多少人?”  
无著答:“有三百的,也有五百的”。  
无著问老人道:“这里佛法,怎么主持?”  
老人说:“这里龙蛇混杂,凡圣交参。”  
无著又问老人:“常住多少?”  
老人回答:“前三三与后三三。”无著默然不解。  
老人又问:“你平常修行如何用功?”  
无著答:“般若熏心,但不得其要领。”  
老人说:“不得就是要领”。  
又问无著:“你当初出家,为求得什么?”  
无著答:“欲期证得佛果。”  
老人说:“初心即得。”  
又问无著:“你多少年纪?”  
无著答:“三十一岁。”  
老人说:“你三十八,福一定到来。今天在这里慢慢走走看看,不要把脚弄伤了。我困了,要睡觉,你请回吧。”  



无著央求道:“天色将晚,请您留我一宿可以吗?”  
老人拒绝说:“你有个伴,这是执着,所以不能住。”  
无著说:“我没有伴,也没有贪恋执着啊。”  
老人说:“你既无贪恋,何必要求住这里呢?既有贪恋期求,难道不是伴吗?” 
老人又说:“你持三衣吗?”  
无著答道:“受具足戒以来,常持衣钵。”  
老人说:“作沙门没有什么难,不能舍衣,你好走吧。”  
无著拜辞道:“我心头有疑惑,敢请问大德,浊世众生,善根浅薄,如何修行才能解脱?老人即说偈道:
若人静坐一须臾,
胜造恒沙七宝塔。
宝塔毕竟化为尘,
一念静心成正觉。
说完偈,令童子送无著出门。  
无著问童子道:“刚才您家主人说‘前三三与后三三’,是多少数啊?”     
童子答道:“金刚背后的。”无著茫然无措,就作揖辞别,
又问童子“金刚窟在哪里?”  
童子回手一指,说:“这个是般若寺”。  



无著回头,童子跟方才的房屋都不见了。只见山色苍苍,长林郁郁。无著感到悲怆恋慕,久久彷徨不能自解。  
忽然间,无著看到祥云四布,上有圆光,如同高悬的宝镜,诸多菩萨的身影,隐约映射在圆光中。还有藻瓶、锡杖、莲花、狮子等形状。无著感到悲喜齐集,约一个时辰后,空中的境象才渐渐消失。  
无著异常感慨,遂说一偈: 
  廓周沙界圣伽蓝,
  满目文殊接对谈。
  言下不知开何印,
   回头只见旧山峦。
说完偈,寻路回到华严寺,叙述这一经历。无著禅师后来立化在金刚窟前。


省 思



“龙蛇混杂,凡圣交参。”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而为说法。佛菩萨度化众生,方便示现。佛菩萨在哪里?就在我们的生活里,就在我们的视线里。一人一物,佛菩萨皆可变化示现;一桥一路,佛菩萨都在度化有缘。只要放下心中的贪念,就与佛法相应一分。佛菩萨在哪里?读诵经典,佛菩萨就又一次和我们相遇。做一个觉悟的人,接受佛法的熏陶,接受佛陀的教诲,让我们走进佛陀,倾听佛陀的声音吧!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道义入金阁寺传

五台山黛螺顶  2016-03-25




唐•道义,江东人,受业衢州龙兴寺。神清骨秀,风彩动人。开元二十四年,与杭州僧普守同游五台,于清凉寺挂囊。二人同访圣迹,东北行数里,道义自恨生逢季运,众圣隐伏,唯此台山灵迹不泯。故洪纤隐显,咸露真机,金相玉毫,每出常境。尘劳既重,永隔圣真,如是思惟,忽增悲怆。遥空叩首,日夜忘疲,一心正念,物我兼忘。探寻数月,志行弥坚。二人同至南台西北岭畔,见一老僧,神彩严峻,须发皓然,乘白象循岭而来。二人避路稽首,象行如风,倏然而过,举首杳然,莫知所向。适欲追寻,寒风骤起,归宿清凉寺。明日复寻岭上,见乘象老僧拄杖而来,谓义曰,汝可急行,及中斋也。义叩首曰,师欲何往。老僧曰,太原韦尹家斋,汝勿远去,待回相邀。义礼起不及瞻,遂远没焉。义与伴至斋所,果预僧食。义窃惊怪,谓伴曰,此事切勿轻泄。伴僧以为山境变怪,亦不介意。二人徐出僧堂,经行林中,伴僧前行,义念老人所海,徐行待之。忽见童子,黄衫麻履,自东林出。至道义前,合掌曰,我名觉一,奉和尚命,请衢州义闽黎吃茶。义欲呼伴,望之不见,遂随童子,东北宛转百余步,忽见金桥,义即随登。举首望之,大寺一区,三门,堂殿僧舍垣墙普皆金色。中有飞阁三层,金焰腾辉,眩神夺目。唯地乃碧琉璃成。义瞻仰不暇,六情眩乱,神志若失,即起志诚称南无文殊师利菩萨,住心正念,神思乃定。即随童子,人东厢第一院,见乘象老僧,坐金绳床,云阉黎来耶。义具威仪,礼毕,长跪不起。老僧命童子扶起,设小座令坐。义问讯曰,和尚赴斋,道路无难否,檀越至诚否,去路尚遥,还何速耶。老僧答曰,善哉阁黎,道路无难,檀越诚信,道本非远,返亦无速。又问,和尚常说何法教人。答曰,春树弥陀佛,秋花观世音。又问,此中为娑婆耶,是净土乎。老僧以白拂击床一下,云,阁黎会么。义云,不会。老僧云,你不会的,为娑婆耶,是净土乎。义云,某甲适来游山,唯见丘陵草树,今见此处金玉楼台,是以净秽不决,圣凡莫辨。老僧曰,阉黎岂不见道,龙蛇混杂,凡圣同居,汝但分别见尽,圣凡安寄。言毕,童子即将茶药与义啜,香美清奇,非世间味。食已,但觉诸根轻明,快乐无喻。茶毕,命童子引令参堂,历十二院,及大食堂,遍观圣众,或论法义,或坐默然,威仪穆穆,望之俨然,曾不知几百千众。参毕,道义私念同伴前去,不得参预圣会,出门欲招之。数步回首,即失其境。悲号蹙地,五内欲裂。伴僧寻至询之,具言所见,叹恨而归。后人于此地建金阁寺焉。



唐朝道义禅师,江东人。守业于衢州(今浙江省衢县)龙兴寺。于开元二十四年,与杭州僧普守同朝五台,住清凉寺,同访圣迹,往东北方寻找。道义自恨生逢末世,众圣隐伏,唯此台山灵迹不泯,金毫玉相总出现在常人境界,若尘劳厚重者则永隔圣真,如此思维忽增悲仰,故日夜忘疲、一心正念,探寻了几个月。
一日,二人同行到南台之西北岭畔,忽然见一老僧,神采严峻、须眉皆白,骑着白象,延岭而来。二人乃避路稽首,而象行如飞悠然而过,举首不见,不知何去。想去追寻,但寒风忽起,乃归宿于清凉寺。次日复行岭上,见乘象之老人拄杖而来,对义说道:你可快走,快到中斋之时了。义叩首问:师欲何往?老僧曰:太原韦尹家有斋,你不要远去,等我回来相邀。义顶礼还没来得及看,老僧就没了。



道义与伴僧乃同往斋所,果然有预备的僧食。道义与伴疑惑不解,跟同伴说:“此事不可告人。”二人斋后徐出斋堂,伴僧在前面走,道义想起老僧在前面的嘱咐,乃慢行等待。忽然见一童子,穿黄衫而着麻鞋,从东面的树林中出,对道义合掌说:“我叫觉一,奉和尚命,请去吃茶。”义回头想招呼伴僧,但是却不知去向了。
他随童子朝东北宛转走了一百多步,忽然见到了金桥,义即登桥而望之,见有大寺,具有三门,殿堂围墙僧舍都是金色,其中有飞阁三层,金焰腾辉、眩神夺目,地乃碧琉璃所成。道义看得目不睱接、六神眩乱,乃至诚念“南无文殊师利菩萨”,神智方定。
此时他即随童子到了东面第一院,见乘象老僧坐在金绳床上。老僧招呼,他即作礼而长跪不起,老僧命童子扶起,又命坐。义随问道:“老和尚赴斋,道路难走吗?居士供斋诚心吗?回去的路还很远,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老僧答道:“道路无难,居士诚心,道本非远,所以回来也就没有什么快和不快了。”他又问:“和尚常以何法教人?”老僧答:“春树弥陀佛,秋花观世音。”他又问:“这里是娑婆世界,或是净土?”老人以白色的拂尘击床一下说:“你懂么?”他回答说:“我不懂。”老僧说:“你不会得,为娑婆就是净土乎?”他说:“我来朝山,只见山林草树,今见此处乃金玉楼台,所以说不上是净土或娑婆。”
老僧又说道:“你不曾听说过龙蛇混杂,凡圣同居?你只要分别见没有的时候,就没有圣凡之分了。”言毕,童子捧茶,其味清奇,非世之所有,饮后,只觉诸根清明,快乐无喻。
茶后,乃命童子引领参观,过了十二个院子及大食堂,看到僧众们或论法理,或默然而坐,皆威仪肃然,有上千众之多。参观毕,道义乃念同伴,出门而招之,但转眼即失所在也。后伴僧找来,道义具言所见。后人于此处建金阁寺。


省 思



圣者文殊所点化的,乃是超越时间长短、空间远近之理。即所谓万年一念,一念万年,无去无来之真实理体,因为佛国净土都在自己现前一念之中。这个见地不单是从性理上讲,而且从身心物质的事上也是相同的。

雲封青螺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 | 法照入竹林寺传

原创 五台山佛教  五台山佛教  2015-08-08
《清凉山志》——法照入竹林寺

法宣法师译白话文:

释法照,不知是何许人也。大历二年,栖息止住于衡州云峰寺,精进修行而不懈怠。有一日在僧堂内用斋,于盛粥的钵中,忽然目睹了五彩色的祥云,云内现出山林寺院。在寺院的东北方五十里之内有一座山,山下有一条溪涧,溪涧之北面有一石门。入石门内约五里路,有一座寺院,以金色的字体榜题为:“大圣竹林寺”。法照虽然亲眼目睹非常分明,而心中却怀着失落的感觉。他日用斋的时候,在钵中的五色云彩之内,又现出了五台山的诸多寺院,并且尽是黄金为地,没有山林草木的杂秽险恶,纯是清净的池台楼观,并以众多珍宝庄严而成。文殊菩萨等一万之圣众居处于其中,又现出诸佛清净的国土,等到斋食完毕后才消灭。法照大师心中疑惑而未能决了。回到僧院之后问其他的僧众,是否有人曾经游历于五台山的呢?当时有嘉延、昙晖二位法师说他们曾经到过,他们所说的与钵内所见的山势环境,一一皆相符合,然而只是他们尚未见过有五台山文殊菩萨之消息。

  到了大历四年夏日,在衡州的湖东寺内有一高大的楼台,法照在其中几十日起建五会念佛道场。在六月二日下午的未时,遥遥见到有祥云前来整个弥漫覆盖了高台寺院。云层中有诸般楼阁,楼阁中有数位清净的梵僧,各个皆身长一丈多,执持着锡杖而行道。衡州整个城廓内民众都见到阿弥陀佛、与文殊、普贤及一万名菩萨,都在此道场会中,其身相非常广大。见到的人皆深深地悲泣血泪而恭敬礼拜,到傍晚的酉时才消失。

  法照大师当日晚上,于道场之外,遇到一位老人告诉他说:“法师您先前曾经发愿要前往五台山金色世界,恭敬觐见文殊大圣,如今为何不去?”法照大师心中非常讶异而回答曰:“现在时局多有灾难,道路非常艰辛,如何可以前往呢?”老人言:“只要直接立刻前去,道路途程必然没有滞留艰难。”说完之后即消失不见。法照大师非常惊异地回入道场,重新发下至诚的誓愿曰:等到结夏期满之后,一定依约前往。就算是路程中有大火聚或大冰河,终究没有退却之心。

  到了八月十三日,在南狱与一同志向者数人,很顺利安然地前去,果然毫无阻隔障碍。到了大历五年四月五日来到五台县,遥遥就见到佛光寺的南边,有数道的白光。六日到了佛光寺,果然就如同钵中所见的,没有丝毫的差异不同。当天夜里四更之时,见到有一道光,从北边的山上射下来照到法照大师身上,法照赶忙进入僧堂之内,乃问大众云:“此是何种祥瑞,是吉还是凶呢?”有一位僧人回答说:“此是文殊大圣不可思议之光,常常回应于有缘之人。”法照听闻之后,即立刻整束容貌形仪,追寻着光明而来到寺院东北方五十里的地方,果然有一座山,山下有一溪涧,溪涧的北面有一座石门。见到两位青衣的童子,年约八、九岁,颜色容貌极为端正,站立在石门之前,一个自称为“善财”、一个叫作“难陀”,大家相见之后非常欢喜,彼此互相问讯作礼,然后二位童子引导法照进入石门之内。向北前行五里之后,见到一座金色的门楼,渐渐到了大门之处,乃是一处寺院,寺院前有一个很大金色字体的门榜,题字曰:“大圣竹林寺”,就如同钵中所见的一样。其寺院的方圆大约有二十里之广,共有一百二十个别院,皆有种种的宝塔庄严。其地面纯是黄金铺成,溪流水渠宝华行树,充满于寺院之中。

  法照进入寺院,来到讲堂当中,见到文殊菩萨在西边,普贤菩萨在东边,各自坐在师子之座,菩萨说法的音声,历历清晰而可听闻。文殊大士之左右有菩萨众约一万余人,普贤大士身旁亦有无数的菩萨围绕。法照到了二位大圣之前礼拜而恭敬问曰:“末法时代的凡夫众生,距离世尊在世的时间已经非常遥远了,善知识的程度转而比较低劣,染污障碍更加深重,本有的佛性无法显现。而佛法又广大浩瀚,不知道修行要依何种法门,最为有效切要?唯愿大圣,断除我的种种疑网。”

  文殊菩萨回答言:“汝如今念佛,现今正是时候。诸般修行的法门,没有胜过念佛和供养三宝的。若是想要福慧双修,此二种法门,最为捷径切要。所以者何?我于过去世无数劫前,因为观佛的缘故,因为念佛的缘故,因为供养三宝的缘故,如今得到一切种智。是故一切诸佛法要,般若波罗蜜,甚深之禅定,乃至诸佛成就佛果,皆是从念佛修行而生。故知念佛法门,乃是诸法门中之王,你应当常常忆念诸佛无上法王,令心念无有休息。”

  法照又问:“应当要如何念?”文殊菩萨言:“在此娑婆世界西方,有阿弥陀佛,彼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你应当净念相继,令其无有间断,等到命终之后,决定可以往生净土,永不退转于佛道。”说完这些话之后,当时文殊、普贤二位大圣,各各舒展金色的手臂、以手抚摩法照的头顶,为其授予记别说:“你以念佛的缘故,不久之后当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等,期愿速疾成佛者,没有比念佛法门更殊胜的,以念佛故,则能速证无上菩提。”说完之后,当时文殊、普贤二位大圣,互相宣说伽陀偈颂。法照听闻之后,心中欢喜踊跃,种种疑网全部消除,又再一次地问讯礼拜,礼拜之后合掌。文殊菩萨言:“你可以前往拜诣其余诸菩萨的别院,次第地参访礼拜。”

  在文殊菩萨教导之后,法照即一一次第地瞻视礼拜。之后来到七宝的果园,其中的果子才刚成熟,果子硕大如碗一般,于是便取而食之。食用之后,色身与心中意念都觉得非常舒适安然。最后再到二位大士之前,礼拜告辞而退。然后又见到之前的二位青衣童子,二位童子送他到了石门外。在互相作礼之后,才一举头便已经消失了寺院的所在,法照心中更加地悲伤感怀,乃在当地立石头作记号纪念,直至如今尚且存在。

  到了四月八日,法照大师于华严寺的西楼之下安居止住。一直到了十三日,法照与五十多位僧人,一同前往金刚窟,到以前无著禅师见到文殊大圣之处,虔诚恭敬地礼拜三十五佛。法照礼拜了才十遍,忽然见到其所在之处广大辽阔庄严清净,并有琉璃所成之宫殿,文殊、普贤等一万位菩萨,以及佛陀波利尊者,居止在同一处。法照见了之后,只是心中暗自欣庆喜悦,然后随着大众归回佛寺。

  当天夜里三更,在华严院的西楼之上,忽然见到寺院东边山上的半山之中有五圣灯,其大小约一尺多四方。法照暗自咒愿言:“请分出一百个灯火归于另一边。”灯火便如愿地分开。法照重新又发愿希望分为一千个灯炬,才一说完又分成了一千个灯炬,并且行行相对,普遍于整个半山腰。法照接着又独自到金刚窟的处所,期愿能够见到诸位大圣。三更将尽的时候到达金刚窟,见到一位梵僧,自称是佛陀波利,引导他进入大圣竹林寺,其中的言语尽在觉护传,即佛陀波利传。

  到了十二月初,于是在华严院,进入念佛道场,订定期限断食,誓愿要求生净土。到了初七日初夜,正在念佛的时候,又见到一位梵僧进入了念佛道场,告诉他说:“你所见到的五台山境界,何故不说给他人知道?”说完话后便消失不见。法照心中怀疑此僧人之真假,仍然不准备说。到了第二天申时,正在念佛诵经之时,又见到一位梵僧,年约八十岁,告诉法照大师曰:“法师你所见的五台山不可思议的感应,为何不流传宣布,普遍开示于众生,令使见闻此说者,皆能发菩提心,获得广大的利益安乐呢?”法照大师说:“我实在是无心想要秘藏隐蔽文殊大士的圣道,只是恐怕让人毁谤的缘故,所以不说出来。”梵僧说:“大圣文殊师利菩萨,现今正在此五台山,尚且要招人毁谤其虚妄,何况是你所见到的境界呢?我们只是要使众生见闻此事之人,能够发菩提心,作涂毒鼓之因缘而已。”法照听闻此言语之后,便随其心中之记忆而记录之。

  当时江东的释慧从法师,在大历六年的正月之中,与华严寺的崇晖、明谦等三十余人,跟随着法照大师前往金刚窟之处所,亲自指示般若院的所在,并立起石头以作标记。当时跟随的徒众,皆以至诚心瞻视仰望,心中的悲喜尚未止息,便听到有钟声,其音声优雅宏亮,章节段落非常分明。大众全部都有听到,于是心中更加地惊异,也验证了法照大师所见的境界并不虚妄。于是将其全部写在屋子的墙壁,以普遍使人得以见闻此事,一同发起殊胜的菩提心,共同期求佛法的智慧。

  此事之后,法照大师又依照他所见菩萨所化的竹林寺题额之处,建立寺院一区,非常庄严而精致华丽,便号称之为“竹林寺”。此外在大历十二年九月十三日,法照与弟子八人,于东台山目睹白色光有四次,接着便有奇异的云彩弥漫充满,云开之后见到有五色光芒,光明之内有红色圆光,文殊菩萨乘着青毛的狮子,大众皆分明地见到。接着便霏微地飘下雪花,并同五色的圆光,普遍于整个山谷之中。其一同见到此景者有弟子纯一、惟秀、归政、智远,及沙弥惟英、优婆塞张希俊等。法照大师后来更加坚固精进其心,一心修行无有间断,后来不知其所终。绛州的兵掾王土詹,叙述大圣寺的记文而说此事。



《清凉山志》原文:


释法照,不知何许人也。大历二年,栖止衡州云峰寺,勤修不懈。于僧堂内粥钵中,忽睹五彩祥云,云内现山寺。寺之东北五十里已来,有山。山下有涧。涧北有石门。入可五里,有寺,金榜题云,大圣竹林寺。虽目击分明,而心怀陨获。他日斋时,还于钵中五色云内,现其五台诸寺。尽是金地,无有山林秽恶,纯是池台楼观,众宝庄严。文殊一万圣众而处其中。又现诸佛净国。食毕方灭。心疑未决,归院问僧,还有曾游五台山已否。时有嘉延昙晖二师言曾到。言与钵内所见,一皆符合,然尚未得台山消息。暨四年夏,于衡州湖东寺内有高楼台,九旬起五会念佛道场。六月二日未时,遥见祥云弥覆台寺。云中有诸楼阁,阁中有数梵僧,各长丈许,执锡行道。衡州举郭咸见弥陀佛,与文殊普贤,一万菩萨,俱在此会,其身高大。见之者皆深泣血设礼,至酉方灭。照其日晚,于道场外,遇一老人告照云,师先发愿往金色世界,奉觐大圣,今何不去。照怪而答曰,时难路艰,何可往也。老人言,但亟去,道路固无留难。言讫不见。照惊入道场,重发诚愿,夏满约前往,任是火聚冰河,终无退衄。至八月十三日,于南岳与同志数人,惠然肯来,果无沮碍。则五年四月五日到五台县,遥见佛光寺南,数道白光。六日到佛光寺,果如钵中所见,略无差脱。其夜四更,见一道光,从北山下来射照。照忙入堂内,乃问众云,此何祥也,吉凶焉在。有僧答言,此大圣不思议光,常答有缘。照闻已,即具威仪,寻光至寺东北五十里间,果有山,山下有涧,涧北有一石门。见二青衣,可年八九岁,颜貌端正,立于门首。一称善财,二曰难陀,相见欢喜,问讯设礼,引照入门。向北行五里已来,见一金门楼。渐至门所,乃是一寺,寺前有大金榜题曰,大圣竹林寺,一如钵中所见者。方圆可二十里,一百二十院,皆有宝塔庄严。其地纯是黄金,流渠华树,充满其中。照入寺,至讲堂中,见文殊在西,普贤在东,各据师子之座,说法之音,历历可听。文殊左右菩萨万余。普贤亦无数菩萨围绕。照至二贤前作礼问言,末代凡夫,去圣时遥,知识转劣,垢障尤深,佛性无由显现。佛法浩瀚,未审修行于何法门,最为其要。唯愿大圣,断我疑网。文殊报言,汝今念佛,今正是时。诸修行门,无过念佛。供养三宝,福慧双修。此之二门,最为径要。所以者何。我于过去劫中,因观佛故,因念佛故,因供养故,今得一切种智。是故一切诸法,般若波罗蜜,甚深禅定,乃至诸佛,皆从念佛而生。故知念佛,诸法之王。汝当常念无上法王,令无休息。照又问,当云何念。文殊言,此世界西,有阿弥陀佛,彼佛愿力不可思议。汝当继念,令无间断。命终之后,决定往生,永不退转。说是语已,时二大圣,各舒金手摩照顶,为授记别。汝以念佛故,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则能速证无上菩提。语已,时二大圣,互说伽陀。照闻已,欢喜踊跃,疑网悉除。又更作礼。礼已合掌。文殊言,汝可往诣诸菩萨院,次第巡礼。授教已,次第瞻礼。遂至七宝果园,其果才熟,其大如碗。便取食之。食已,身意泰然。造大圣前,作礼辞退。还见二青衣,送至门外。礼已,举头遂失所在。倍增悲感。乃立石记,至今存焉。复至四月八日,于华严寺西楼下安止。洎十三日,照与五十余僧,同往金刚窟。到无著见大圣处,虔心礼三十五佛名。照礼才十遍,忽见其处广博严净,琉璃宫殿,文殊普贤一万菩萨,及佛陀波利,居在一处。照见已,惟自庆喜,随众归寺。其夜三更,于华严院西楼上,忽见寺东山半有五圣灯,其大方尺余。照咒言,请分百灯归一畔,便分如愿。重谓分为千炬,言讫便分千数。行行相对,遍于山半。又更独诣金刚窟所,愿见大圣。三更尽到,见梵僧,称是佛陀波利,引之入圣寺。语在觉护传。(即佛陀波利传)至十二月初,遂于华严寺华严院,入念佛道场,绝粒要期,誓生净土。至于七日初夜,正念佛时,又见一梵僧入乎道场,告云,汝所见台山境界,何故不说。言讫不见。照疑此僧,亦拟不说。翌日申时,正念诵次,又见一梵僧,年可八十。乃语照曰,师所见台山灵异,胡不流布,普示众生,令使见闻,发菩提心,获大利乐乎。照曰实无心秘蔽圣道,恐生疑谤故,所以不说。僧云,大圣文殊,现在此山,尚招人谤,况汝所见境界。但使众生见闻之者,发菩提心,作毒鼓缘耳。照闻斯语,便随忆念录之。时江东释慧从,以大历六年正月内,与华严寺崇晖明谦等三十余人,随照至金刚窟所,亲示般若院立石标记。于时徒众,诚心瞻仰,悲喜未已,遂闻钟声。其音雅亮,节解分明。众皆闻之,惊异尤甚,验乎所见不虚。故书于屋壁,普使见闻,同发胜心,共期佛慧。自后照又依所见化竹林寺题额处,建寺一区,庄严精丽,便号竹林焉。又大历十二年九月十三日,照与弟子八人,于东台睹白光数四。次有异云叆叇,云开见五色通身光,光内有圆光红色,文殊乘青毛师子,众皆明见,乃霏微下雪,及五色圆光,遍于山谷。其同见弟子纯一,惟秀,归政,智远。沙弥惟英。优婆塞张希俊等。照后笃巩其心,修炼无旷,不知其终。绛州兵掾王士詹,述圣寺记云。(高僧传三集感通篇)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法云求慧传

五台山黛螺顶  2016-03-24




唐•法云,雁门赵氏子,受质淳善,毁誉淡然。及就学,痴钝无记。年十二,父母送礼五台华严寺净觉为师,拾薪汲水,初不惮劳。年三十六,诵习未能,众以其愚,呼为牛。云一日自恨愚质,久生何为。时方大雪,跣足礼台,一心持念文殊师利,愿求大圣开决心眼。如是而行,寒不知衣,食不知味,内不知身,外不知物,唯圣是求。逢人即问文殊住处,既遍五峰,了无所见。至寺求食,其志增锐,如迷如醉,复至东台,见老人曝火,即叩问曰,大德,文殊住何处。老人云,汝问他何为。云曰,我生愚钝,乞为开明。老人云,那赢颓百拙汉,汝不须见他好。云以为狂,遂趣北台。既至,见先老人,拥雪而坐,心生希有,以为真文殊也。趣前叩首,以冻馁驰困,倒地不起,口吐血团,忽若梦寐。见先老人语曰,汝于往生,曾作法师,贪他利养,秘信佛法,以是因缘,堕牛类中,愚无所知,偿他宿债。持法力故,今得人身,复预僧数。悭法余业,故无诵习。老人即以铁如意钩,斫出心脏,令其视之,宛若牛心。于天井洗荡,复与安之,叱云起起。于是忽醒,无所痛恙,遍体汗流,更觅老人,竟不复见。但见祥云骤起,软风拂衣,仰视天际,圆光若镜,见先老人,坐莲华上,晃焉而没。法云从此,往世所持经论,宛然记忆,如获旧物。终身行道,如救头然。一夕绕育王塔,至三更,见白光如水,自北台连接鹫峰,中现天阁,宝色灿烂,额日善住。时开元二十三年春,辞众而终。




唐朝法云法师,是雁门赵氏之子,他天性淳朴、老实善良,对于他人加给他的讥毁或者赞誉都看得很淡。
可是到了上学的年龄,他却呆头呆脑的,好象很迟钝的样子,记性也不太好,在他十二岁那年,他的父母索性就把他送到五台山华严寺礼拜净觉禅师为师。
出家之后每天担柴挑水的过日子,一点也不怕辛劳,到了他三十六岁那一年,他还是不能诵经作课,大家看他这幺愚蠢,都讥笑他笨得像头“牛”。有一天他忽然想道:“我的资质是那么的愚蠢,像这样子下去,长年累月的活在世间又有什么意思!?”
那时天气冷得彻骨,天空飘降着大雪,他就赤着脚走在雪地上一面向着五台山方向顶礼朝拜,一心持念文殊师利大士的圣号,发愿祈求菩萨能开他的心眼,像这样子,日复一日地边拜边行,天气严寒也不知道要添衣御寒,肚子饿了也忘了要吃东西,内心不知有自己的身体,外在不知有他物的境界,全心全意地只求能够见到大士。



一路上只要遇到人,就问:“请问文殊大士住在那儿?”
当然他询问所得的答案,都是令他失望的,因为谁也不能确知大圣文殊师利菩萨的去向。走遍了五台五峰,还是见不到大圣,后来他来到了一间寺院,请求布施一点食物充饥,吃饱了求见菩萨的意志更加坚强,简直到了如痴如迷的地步。
他再度来到了东台,见到有位老人家正以火取暖,就恭敬地向前问道:“请问这位大德!文殊菩萨究竟驻锡在什么地方?您可清楚?”
老人回答说:“你问他的去向作什么?”
法云说:“我生性愚钝,想求他开启我的光明智能。”
老人就说:“哈哈,文殊吗?那个瘦小颓唐、笨拙得要命的家伙啊——你还是不见他的好!”
法云见他这么说,想来这个老人乃是一个疯颠狂妄之徒,才会胡言乱语的,就失望地向北台山走了。



到达北台以后,看到先前所见的疯老人竟然拥雪寂坐在那里,心中就生出希有之想,认为那老人可能就是真正的文殊大士了吧!就趋向前顶礼,因为一路太疲倦,加上饥寒交迫体力不支,就倒在地上,口中吐出一口口的鲜血,迷迷糊糊的好像是在梦中,但见那老人对他说:“你在过去生时曾经是个法师,只因贪图他人的名闻利养,又吝于法施的缘故,所以坠入牛身,受愚昧无知之报,来偿还过去积欠下来的的宿世债务,但是因为过去曾经是法师,在佛力加持之下,报尽之后今生又得恢复人身,且出家为僧,而由于悭法的余习,这就是使你无法诵经作课的原因啊!”
说完老人就用一柄铁如意钩,钩出他的心脏,他一点也不知疼痛。
“你自己看看,这像什么?”
真是可怕!就像牛的心脏一样,老人将取出的的牛心在天井里面洗涤干净了,然后再把他安好,并大喝一声:“好了,起来吧!”
他迷蒙之间,突然惊醒,身上一点都不觉得痛,也没有什么不适,只不过是遍体出汗罢了。再去找老人,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这时天空忽然飘来朵朵祥云,软风吹着衣襟,抬头往天边望去,看到有一道圆光像镜子那般清明,就在那清明的圆光里面,见到先前那位老人端坐在莲花之上,一转眼间,就隐没不见了。
自从这次经历以后,法云法师以前持诵过的一切经论,都记忆得清清楚楚,好像以前就背得滚瓜烂熟似的。从此以后终身行道布施,说法度人,好像救火救急般的热切。
有一次,礼绕阿育王塔,到了三更时分,见到白光如水,从北台山一直连接到鹫峰,中间现出天阁,有灿烂的宝光辉映着,这天阁的匾额上题著“善住”两个字,他知道这就是他归宿的地方。
当时是开元二十三年的春天,他告别了大众,就这样安然示寂了。


省 思



法云法师因为贪图利养、吝法的缘故堕落牛身,这个故事不能不让我们引以为戒。今生出家,一定不能在袈裟下失去人身。佛法博大精深,但它一定是脚踏实地,一点一滴的融会贯通,落实在当下的举首投足,言语默然,起心动念之间。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清凉山志》那些年,他们一起追的兜率内院

清凉山志  爱的能力  6月27日


原文出自《清凉山志》之“三大师传”。
题图为四川广元千佛崖石窟第三〇号窟主尊弥勒佛及菩萨弟子力士组像,造于初唐,文中三大师可能见过类似的弥勒塑像哦。


唐道忍、道超、道信三人,俱南阳人。同发誓约,求生兜率内院。

可能是后唐时期,有道字辈的三个师兄弟,而且都是河南南阳老乡。他们三人一同发愿,今生好好修行,来世都能生到兜率内院,面见弥勒菩萨。


小编:有小伙伴问兜率内院是个啥地方?兜率天是欲界六天之第四天,有内外两院,兜率内院是即将成佛者(即补处菩萨)居住的地方。作为菩萨的释迦牟尼就是从这里下生人间成佛的。现在,这里是弥勒菩萨的净土,弥勒在这里说法,今后也将下生人间示现为下一尊佛。历史上很多著名高僧都发愿往生兜率内院,比如无著、世亲、道安、玄奘大师等。



忍以弘法利人为行。

老大道忍法师以到处讲经说法、利益众生为主。


而信独精进,居终南,礼诵无间。日中一食,衣唯粗敝。行林清苦,罔不克为。

老三道信呢,住在终南山里,独自一人,闭关精进用功,礼拜诵经不停,一辈子都是这样。每天只吃一餐,衣服只要能够蔽体就好。那么多种苦行,他没有不做的,比如十二头陀行的那些,都做过。


终南山西起宝鸡市,东至西安,历来都是隐士、避世苦修者的圣地。如今也有很多人在这里精修。


道超禀性敦朴,喜怒自平,逆顺常一。

老二道超这人很厚道,没有什么大喜大怒,什么事情到他那里就好像是到了无底洞,就没了!你对他好也好、对他坏也好,他都是以一样的心态来对待接受。


别无行业。

其他事儿什么都没做,就是做出家人的本分事,早晚功课啊随随众啊,就很平淡,也没有专课诵经啊之类,他什么也没有。只是平淡、平等。


栖托五台三十年,迹不出山。

在五台山里一住三十年,足不出山,完全不染世尘,就修一个“平等”。而且不是刻意修的,因为他生性很淳朴,所以只是任性而为,没有做任何刻意的修行。



一日假寐,见草衣童子。

有一天他打了个盹休息一下,睡了但没睡死。见到一个结草为衣的小孩子。菩萨常常示现为童子相。


顾超曰:“三子之功,尔其先也,兜率在近,子曷昧耶!”

童子对他说:“你们三个师兄弟里面,其实你的功夫最好。兜率快到了哦,你怎么还在打瞌睡,还不知道吗?”


超曰:“某平生虽有志愿,且无奇行,安在其先耶!”

道超说:“我虽然有往生兜率的志愿,可是我没有什么奇特之行啊。我怎么会比我的师兄弟道行更高呢?”他们一个弘法,那么出名,一个精进苦修到了无人能比,他们都很难得,我什么都没有,吃饱了就睡。

所以你看,宗门教你什么?
教你们“吃茶去”。


答曰:“以子久居清凉,道怀虚旷,无所执著,故冠于二子。”

草衣童子说:“你住在清凉山这里住了很久”——常在圣地,自然得到薰习。“而且你的道心没有任何造作”——当我们有所作的时候,必然有能所、对立,就有人、我,那就不通达、不虚旷了。一个师兄是见有众生可度,一个是见有功行可修,而道超“无所执著,所以你高于他们”。


超曰:“以二子之行,勤笃精至,必能生乎?”

道超说:“他们两个这么精勤地用功,是不是也能生兜率呢?”他没有自私地觉得自己能去了就很好,还替他两个师兄弟顺便打听打听。


答曰:“二子皆相继而生,但品位在次耳。”

童子说:他们两个也会往生兜率,但品位比你低一点。


及寤,超即盥沐礼佛,更延三日而终,塔于鹫峰之北。

道超就醒了,洗澡更衣礼佛。过了三天,就圆寂了。他的塔在五台山中台之北。中台又称鹫峰、鹫岭。


五台山远景


周岁,忍信二人,闻风而至,于超塔前,烧香散花,哀哭恋慕。

他圆寂没有通知道忍道信两个,过了一年之后,两人听到了消息,一齐赶来,在道超的塔前烧香散花哀哭。


至夕,忽见超立于空际,天衣飘然,望之含笑,以水沃二子身。

到了晚上,忽然看到过世的道超站在虚空中。因为他已经生在兜率内院了,所以穿着天衣,示现天人之相,含笑看着下面的两个师兄弟,洒净水到他们身上。


明日忍坐脱于华严寺。

第二天道忍就在华严寺打坐时圆寂。


及半载,信方入灭,异香盈室,白气贯天,俱葬于鹫峰北焉。

半年之后,道信入灭。他们三个的塔都在一起。




三个人,一个行无为之道(道超),一个行弘法利生的菩萨道(道忍),一个行避世苦修的大乘道(道信),他们得到的果位高低在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到。

上上根器的众生,是无为的;中等根器的众生,广行六度;再下一等根器的众生,拼命用功解脱求出生死。这就是区别,他们三人的位次就是如此分判。

这故事是个很好的例子和印证。大家要真的对宗门所教的生起信心。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